十大网赌网址 > 世界历史 > 细说聊斋中的狐狸精们靠什么法宝来迷惑男人,

原标题:细说聊斋中的狐狸精们靠什么法宝来迷惑男人,

浏览次数:60 时间:2019-09-28

所以我们说女人和男人相处,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狐媚有作用,有效,但是也极有限。女人最主要的还是要提升自己本身的人生价值。敢爱该恨侠肝义胆。聊斋中的这些狐狸精和传统的狐狸精大不一样,她们有主见,敢于追求爱情。她们又独立,不完全听男人的,她拿得起放得下,进退自如。我们知道在封建社会男女相处,男人是占主导地位的,统治地位的,女人总是被动的,被猎获的,是附属品。但是聊斋的狐狸精,是反传统的,她们跟男人相处,占主导地位,绝不是被你控制,她要反过来控制男人。她想爱就主动去爱,想恨就大胆地恨,想合,义无反顾合,想离,拂袖而去。

  《萧七》写徐继长邂逅一美人,美人相约跟他回家,徐回家告诉妻子,妻子“戏为除馆”迎新人。新娘(实际是新妾)进门后说姐姐妹妹们想来看看,徐妻又“为职庖人之守”,热情招待一番。徐妻一点儿也不妒嫉,反而对丈夫和萧七持纵容态度。萧七也很“自觉”,主动抢家务活干,让嫡妻好好休息。

  张鸿渐自首,被押送京城遇舜华,舜华像天才演员,煞有介事,将两个贪财公差玩弄于股掌之上。她叫张鸿渐“表兄”,故意问他:“何至此?”好像根本不知张鸿渐的遭遇。她针对公差爱财之心,以金钱为诱,邀公差去“寒舍”,把二差灌醉,将张鸿渐救出。张鸿渐两次逃亡脱难,全赖狐女舜华。舜华在张鸿渐落难时,给他一个温暖的家;在张鸿渐思念妻子时,大度地送他回家;在张鸿渐落入恶官之手、面临死亡时,及时雨般救出他。舜华一次次帮助张鸿渐度过困境,却没有名分之类要求。吴组缃教授题诗曰:“巾帼英雄志亦奇,扶危济困自坚持。舜华红玉房文淑,肝胆照人那有私。”

《张鸿渐》的故事写了一个狐女,这个狐女叫舜华。张鸿渐是因为跟官府打官司,逃亡,在逃亡的路上借宿到一家。舜华就发现到他家借宿的这个男子,志诚君子,很诚实,就主动提出来我想跟你结婚。张鸿渐就老老实实告诉她,我家里有老婆,舜华就表示“顾亦无妨”,不要紧你家里有老婆,我就在这儿跟你结婚。两个人就结婚了,结婚之后,张鸿渐发现舜华是个狐狸精,他就请求能不能送自己回家看看老婆。她说:“妾有褊心,于妾,愿君之不忘,于人,愿君之忘之也”。很显然这个爱情是完全排他的,但是舜华——善良的狐狸精,她不这样做,她把张鸿渐送回了家。然后张鸿渐回家之后被官府发现,被抓起来了,舜华又在他的押解途中用法术把他救了出来。张鸿渐对狐狸精的感情越来越深,他就问舜华我们什么时候再相见,舜华不理他,飘然而去。就是这样一个狐狸精,用迷人的风采与独立意识吸引了读者的眼球。纯洁的心灵。狐狸精害人,狐狸精狐媚,这是大家都公认的,但是蒲松龄笔下的狐狸精就好像我们现在社会上那种很讨人喜欢、单纯、善良、可爱的阳光女孩。

  萧七

  《堪舆》则写了一个女人见识高于男子的小故事:宋侍郎死了,他的两个儿子都想借着替父亲找好风水以求后世的功名,“此言封侯,彼言拜相”,灵柩抬到歧路,兄弟二人争来争去,“鸠工构庐,以蔽风雨”,结果建成了一个村子,兄弟二人也在争执的岁月中死去……宋侍郎的两个儿子为了自己子孙的富贵,竟将父柩委置路旁,连生身父亲入土为安都做不到,怎么可能借助一块墓地保佑儿孙?兄弟相争到建舍,舍连成村,更近于笑话。兄弟二人死后,宋氏妯娌当机立断,快速营葬,见识超人,是蒲松龄讴歌的对象,也是对“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嘲弄。

图片 1

  即使在非常优秀的聊斋爱情故事里,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类“效英皇”的画蛇添足:《连城》里的连城和乔生,为了真情可以共生,可以共死,篇末两人双双复活,偏偏莫名其妙跟上一个“泪睫惨黛”、“意态怜人”的宾娘。实在摸不透蒲松龄老头儿如何想的,难道因为乔生忠于爱情,就多“赏”他一个美人儿?王桂庵忠于爱情,芸娘宁死不做妾,他们的儿子寄生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同时娶了两个美女。作者意图是想把儿子的恋情写得更高于父亲,但真理往前多走一步就成了谬误,《寄生》虽然故事曲折生动,人物却较《王桂庵》逊色多矣。

  吐莲花妙女郎

  性爱是排他的,聊斋故事也反映这排他性。《莲香》写两个女人之间露骨的嫉妒,李女极力反对桑生同莲香亲近,莲香挖苦李女“醋娘子要食杨梅”。《张鸿渐》里狐女舜华说:“妾有褊心,于妾,愿君之不忘;于人,愿君之忘之也。”那么,如何维持这本来互相排斥的“双美”心甘情愿“共一夫”?蒲松龄经常乞灵于二女的友谊,侍女青梅和小姐阿喜本来是关系亲密的主仆,早就都钟情于贫穷的张生;陈云栖和白云眠本是同一道观的“女冠”,早就希望将来可以共侍一夫;莲香和李女经过重生产生了深深的依恋。……显然,“娥皇女英”是蒲松龄的重要思想支柱。但例外总是存在的。《青梅》和《房文淑》里的狐女就坚决不接受侍妾的地位,决绝地把孩子丢给丈夫说:决不做仰大妇鼻息的老妈子。

  诸葛亮舌战群儒是《三国演义》的著名章节,诸葛亮过江,想说服孙权共同抗曹,东吴一帮主降的文官想干扰诸葛亮,“围攻”诸葛亮,提出各种难题,诸葛亮谈笑之间把他们批驳得体无完肤。聊斋也有个舌战群儒的角色--《狐谐》中的狐女。如果说诸葛亮面对的是博学多才的东吴诸文臣,那么狐女面对的就是雄视弱女的众书生。她口吐莲花,把那些想捉弄她的儒生捉弄得非常尴尬,显示出女性过人的才智。

  《聊斋志异》作为一部古典文学的经典作品,之所以能够长久地保持艺术魅力,就是因为蒲松龄不仅是个写爱情故事的高手,而且是女性描写的铁笔圣手,他能写他人没有写过也写不出来的人物。《聊斋志异》这些爱情故事的女主角,追求爱情,追求心灵自由,更追求真善美,追求独立人格。她们的人生,是美丽人生。她们不仅给古代文学人物画廊增添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而且能让现代人从她们的不同寻常的人生中,得到道德教益和启迪。

  狐女是万福的情人。一帮朋友知道万福有个狐仙情人,想见她,狐女不肯见,于是,不露面的狐女跟几位自以为是的书生开始一次一次妙趣横生的唇枪舌箭。狐女才思敏锐、口若悬河,拿她开玩笑的众书生一次次被她开了玩笑,灰溜溜地败下阵来。

  智力过人的巾帼奇才

  狐女舌战群儒,主要以姓名开玩笑。

  在爱情婚姻家庭生活中,聊斋女性呈现出前所未有的丰富性和多样性。在社会生活中,她们的聪明才智也大放光芒:她们在跟恶势力斗争时,机智勇敢,谈笑之间却敌兵;她们的处事才能、文才、治国才能也让庸碌的男人望尘莫及;随着时代的发展,她们还成为商品经济中的弄潮儿。

  万福的客人求见狐女容颜。万福告诉了狐女,狐女对客人说:“见我做什么?我也是普通的人哪。”客人们听到她的声音,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客人孙得言善于开玩笑,求狐女露面:“得听娇音,魂魄飞越;何吝容华,徒使人闻声相思?”狐女回答:“贤哉孙子!欲为高曾祖母作行乐图耶?”孙得言说“闻声相思”,对朋友的情人很不敬,狐姬用孙得言的姓,把他说成是“贤孙子”,说他想见自己,目的是给高曾祖母画行乐图。这样一来,带着狎玩态度拿狐姬开玩笑的孙得言立即矮了四辈。接着狐女故意讲个关于狐狸的故事:一个客人听说某客店有狐狸,结果却看到一帮老鼠,客人说:我现在看见的,细细的,小小的,不是狐狸的儿子,准定是狐狸的孙子!再次用“孙子”拿孙得言开涮。

  复仇女神

  不久,万福大摆酒席,举行宴会,孙得言和另外两位客人分坐在两旁,在上首安了个座位请狐女坐。客人又拿狐姬开玩笑,狐姬就拿狐字的写法两次还击,她说“狐”字“右边是一大瓜(妓女的俗称),左边是一小犬”,用拆字法拿坐在两边的客人开心,说他们是妓,是犬。孙得言轻薄之性屡教不改,又戏耍万福,说:有个对联请您对一对:“妓者出门访情人,来时'万福',去时'万福'。”用“万福”名字形容妓女行礼的动作,调侃狐女为妓,在座所有人都想不出如何能对得妥帖。狐女笑道:我有啦:“龙王下诏求直谏,鱉也'得言',龟也'得言'。”把孙得言骂为鳖和龟。孙得言拿万福的名字开玩笑,狐女不假思索,还以颜色,还得对景,还得机智。在座所有的人笑得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社会黑暗,恶势力猖狂,即使堂堂五尺男儿有时也会一筹莫展,柔弱的聊斋女性却能在家庭和个人危难的关键时刻,以冷静的思考,果敢的行动,给恶势力致命一击,像复仇女神,让正义得到伸张。比如《商三官》。商三官已经订婚将要完婚时,父亲被恶霸杀害,哥哥向官府告状,一年多审不出结果。女婿家要求迎娶,母亲答应了,商三官却对女婿家的人说:父亲尸骨未寒,你们就要求举行婚礼,难道你们没有父母吗?柔中带刚,有理、有利、有节,礼貌而坚决地拒绝了女婿家的要求。接着,哥哥告状失败,打算把父亲的尸骨留到家里做告状根据,商三官对哥哥说:杀了人都不管,官场到底黑暗到什么程度就知道了,难道你们以为老天爷会专门为你们兄弟生出个铁面无私的包公老爷吗?聊斋点评家但明伦点评这一段说:“其才其识,足愧须眉。”商三官说这番话时,已经胸有成竹,放弃对官府的幻想,让父亲入土为安,亲手给父亲报仇。

  《狐谐》主要讥骂对象姓孙,据无名氏评:“《狐谐》似注意孙姓,但不知何人为翁所恶耳。”在蒲松龄一生中,与孙姓交往最多的是孙蕙。蒲松龄早年曾在孙蕙任上做幕宾,中年以后二人交情渐渐变淡。孙蕙后来做了给谏,是言官。孙蕙做给谏后,他的家人在家乡横行不法,众人敢怒不敢言,只有蒲松龄拍案而起,写了《上孙给谏书》,揭露孙姓族人的不法,孙蕙当时还表现出一点儿雅量。从小说人物的命名上可以推测,此文就是针对做了谏官的孙蕙而写,“孙得言”者,姓孙的谏官(孙给谏)也,却偏偏“鳖也得言,龟也得言”。由此可以断定:蒲松龄晚年与孙蕙已堪称“交恶”了。《狐谐》这个有趣的故事虽然带有一定个人攻击色彩,却表现了封建时代女性难得的才智。

  此后,商三官女扮男装进入演艺小班子。戏班去给杀害父亲的恶霸庆寿,她殷勤地劝酒,笑容可掬地侍奉恶霸。恶霸

  田七郎

  喜欢上了她,把她认作娈童,留下同床共寝。商三官沉着冷静地给恶霸扫床,脱鞋,服侍得无微不至。恶霸跟她说下流话,她只是微微一笑。恶霸更加迷惑,毫不防备,把仆人都打发走,只留下女扮男装的商三官,结果,被商三官身首两断,死了还不知道死在哪个手里。

  《狐谐》集中描写女性杰出的语言才能,其实聊斋“刚口”女性大有人在。不管有没有学问,不管年龄大小,不管什么社会阶层,她们常常在应对难题时妙语如珠,令男人刮目相看,试看几例:

  蒲松龄把商三官叫做“女豫让”。豫让是春秋战国时期的著名刺客,他有句名言:“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蒲松龄自豪地说:“三官之为人,即萧萧易水,亦将羞而不流,况碌碌与世沉浮者耶!”大名鼎鼎的荆轲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迈之歌刺杀秦王,却没有完成任务,他都应该在商三官面前感到羞愧,何况碌碌无为的男人呢?

  《田七郎》写富贵人物武承休因为得到神人提示,知道田七郎将来会拯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就极力接近田七郎。田七郎的母亲却知道,穷人跟富人交朋友的结果很可能要付出性命代价,田母通过相面,知道武承休很快要倒霉,所以极力阻止儿子跟武承休接近。当武承休找到门上时,田母龙钟而至,厉色对武承休说:“老身止此儿,不欲令事贵客!”话说得干净利落,毫无通融余地,想借交穷朋友维护自己安全的富人武承休,在深沉老练的乡村老太太面前非常尴尬。

  庚娘

  《汾州狐》里朱公所在的官府多狐,朱公夜坐,有女子往来灯下。开始朱公以为是家人,没在意;后来发现容光艳绝的女人并非家人,知是狐仙,心里却喜欢,就大声说:“过来!”那女子停下脚步笑道:“厉声加人,谁是汝婢媪耶?”狐女并不拒绝朱公的“爱好”,但以顽皮的口气批评,我可不是你可以随便呼来喝去的丫头老妈子。

  庚娘是太守的女儿,嫁给世家子弟金大用为妻。遇到战乱,金大用带着父母和妻子逃亡,路上遇到一个也带着妻子逃难的,自称王十八,愿意给金大用领路,金大用就跟王十八同行。

  到了船上,庚娘告诫金大用,不要跟此人一起走,他总是盯着我看,眼珠乱转,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我看他不怀好意。金大用信口答应,觉得不会有什么事。他们一起雇了条大船,庚娘发现王十八跟船家很熟悉,格外留心。夜里,船开到河面很宽的地方,王十八邀请金家父子出来看月亮。金大用一出来,就被王十八推下水,金家两位老人也被船家打下水。庚娘看到全家人落水,一点儿不惊慌,故意在船舱里哭:公公婆婆都没了,我到哪儿去呀?王十八说:跟我回家,我家有房有地,保证让你衣食无忧。庚娘明白,杀人越货的家伙是对着自己来的,立即擦干眼泪,表示很满意。在船上时,庚娘巧妙地躲过了王十八的纠缠。他们回到金陵,王十八又想动手动脚,庚娘故意骗他:30多岁的男人还不知道男女间的那点儿事?穷人办喜事还得喝酒呢。庚娘把王十八灌醉杀掉,跳进池塘自杀。

本文由十大网赌网址发布于世界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细说聊斋中的狐狸精们靠什么法宝来迷惑男人,

关键词:

上一篇:俄皇亚历山大为何不爱美女却单单迷上亲妹妹,

下一篇:没有了